自小我就拿著與其他小朋友不同的筆,畫筆。我不單單是像補習或是有興趣學學美術而已,是接受專業的美術訓練從素描開始,學習水彩、油畫、雕刻等等。過去我從未想過這樣的美術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就單純地拿著畫筆在畫布上描繪出我看的、想的、聽的、生活的。

 

   就這樣過了20年美術生涯後,我開始問我自己,是不是打算就一輩子畫下去,當然這沒有什麼不好,我也喜歡繪畫,但這樣我的人生似乎無法呈現畫布上鮮豔的顏色。我拿著畫筆,看著我創造出來的色彩,但開始思考我人生的色彩要如何創造。所以我決定暫時放下畫筆,我要找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工作來看看自己會有什麼樣的生活,而且現在不嘗試,以後就真的沒勇氣再去試了。

 

   就這樣我從原本擅長的也熟悉的領域跳到另一個專業領域去,獸醫助理。家人聽到的第一個反應是很直覺的”回去吧!不要浪費了你辛苦這麼久的才能。”,但很慶幸的是我堅持下去並沒有被身邊的各種評語打退我的決心,我不但正式成為獸醫助理而且在不久前已經任職滿一年了。

 

   這一年當中我幾乎沒有再拿起畫筆完成一整幅作品,因為新的工作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就像一張白的畫布,要在上面慢慢畫上新的架構,在一筆一筆描繪出新的色彩。過去學畫的各個時期歷程和辛苦的點點滴滴也在我心工作滿一年時浮現在腦海裡。每個領域都有它們專業以及辛苦的一面,但過程雖辛苦,回頭看時卻能讓我為自己的堅持感到滿意。

 

1  

圖一

小學六年級素描習作-老師的手

 

 2  

圖二

國中三年級炭筆素描習作-石膏像

 

   最近我又比較常拿起畫筆,但對象不是原本常見到的靜物,而是我工作中的重心,不同的狗狗貓貓。不論是醫院的院狗院貓,還是住院的動物,或是短暫停留的門診動物,在動物醫院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飼主與狗貓,尤其這些的狗貓都是十分稱職的模特兒,各自有他們的特色以及表情,好像有不同的故事要告訴我們一樣。

 3  

圖三

2013年待認養三花貓五月花-可惜家人還是怕家具被破壞,否則五月花早就是我家養尊處優的胖子了(誤)

 

   還記得剛進動物醫院的時候,只分配到了洗籠子以及撿大便的工作,因為要是連這個都沒得做就會變成在路中間的路障了。新進動物醫院的時候也剛好遇上新年期間,醫院上上下下忙成一片的同時,我就只能像個門神一樣的站在旁邊看。不過慢慢的我開始習慣醫院的作息以及工作,能做的事情也越來越多,當然是經過一番混亂後才找出線索的。

 

   不定期的院內教學課程、囉嗦的醫師總在旁邊不斷提醒藥物劑量怎麼算、努力的背著那些聽起來像是遠古拉丁文的藥名、無菌觀念這種打出生沒聽過的名詞代表什麼意義、在手術室理站的直挺挺地什麼都不敢碰免得外科醫師發脾氣、忙著配藥以及拿藥給飼主的時候還要小心地上七橫八豎躺著的店狗。隨著日子過去,我慢慢發現自己已經不是菜鳥了,從原本的打掃工作,進展到配藥、算劑量、量血壓、動物保定,還有不定期的醫院課程要學基本的醫療知識、動物疾病、營養等等,讓我對這個工作所必須肩負的責任漸漸了解,每個工作都有它的重量,隨著負擔的增加,幫助動物的能力也增加,雖然這對我個人來說從原有的舒適圈走到另一個未知的圈圈花費了許多力氣來調適,但我認為目前我已經成功的跨越過障礙並且達到最初的目標,雖然過程艱辛的超乎我想像,但並未讓我感到後悔。

 

   現在回看一年前剛進醫院的我,想到進步這麼多讓我感到很開心,不單是專業工作領域上的進步,更因為當初我毅然決定增加人生色彩,而如今我真的做到以前不敢做的決定並且確實,也堅持的,執行了。新工作滿一年是我當初轉換跑道給自己的第一個目標,我也打算從這個目標的終點開始,向下一個以及下下個目標繼續努力。

 

圖/文 黃慧姍

愛達司動物醫院:http://www.aah.tw/index.aspx

    愛達司動物醫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