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師的專業-陳稚文醫師

 

   獸醫師的專業是什麼,提供小動物醫療服務,照顧生病的狗貓,提供飼主意見,幫助國家防疫機制,杜絕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威脅。這樣看來獸醫師的工作真的不少,我們要懂的東西也真的不少。

 

 前天在網路上看到TED的一段影片,是一位外科醫師Atul Gawande的演講片段,主題雖然是講如何在醫學領域裡面導入check list的概念,但在開頭他提到現在的醫師無論在專業知識或是技巧上都不斷的在專精,人醫的領域不但有專科醫師,專科裡面甚至還可以再分出更小的領域,因此我們可以得到更多也更好的治療方式。演講中他也提到如果在1937年的Boston City Hospital中當住院醫師的話,會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況,當時的醫療很便宜而且效果很差,因為抗生素還沒有發明所以能做的治療選擇也不多。所以當病人在醫院的時候,真正幫助病人的是醫護人員給予的溫暖、照顧、食物、以及一個可以住的地方。但時間到了現在卻完全改觀,醫生可以診斷並且治療上萬種的疾病,雖然不能保證都治癒。目前醫學可以實行的手術至少有四千種,另外至少有六千種藥供醫師用來治療疾病。換句話說,一個醫師不可能熟悉所有的手術或是藥物,因此我們需要不同專業的醫師一同來照顧病人,專科制度是醫學發展必然的結果。

 

   另一個巨大的改變就是隨著這些新穎的檢查、手術或藥物發明,醫療的費用也不斷的攀升。就算台灣有全世界最好的健保,還是讓許多人感受到醫療費用的負擔。而這些花在診斷檢查、手術、新開發的藥品讓人開始思考是否每個病患都需要做這樣的檢查,是否這些最新的發明就是最好的治療。當然有些研究顯示最好的治療(滿足病人需求的治療),不見得就是最貴的治療,而最貴的治療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治療。美國從前兩年開始就不斷在報紙專欄,研究報告或是政府報告上看到討論醫師是否清楚他們在做出決定的同時,花了病人多少錢,醫院是否讓病人做了太多根本不需要的檢查或治療。演講中提到,他的一位同事很好奇到底斷層掃描在過去一年中做了多少次,結果發現在一個人口數300000的社區裡一年的斷層掃描檢查做了52000次,平均每5.7個人就有一個做過斷層掃描。當然演講中沒有說為什麼這些人要做,而在台灣我不清楚斷層掃描會不會做得像美國這麼多,我也找不到相關資料。但是當醫學領域在思考,同樣屬於醫學的獸醫領域除了一直想發展專科制度以外是不是也該思考這樣的問題呢。

 

   過去十年台灣的獸醫技術突飛猛進,飼主可以從過去的獸醫院跟現在的獸醫院做比較,十年前可以驗血的動物醫院並不多見,甚至有前輩告訴我以前只要會打血管就能開業,但現在的動物醫院驗血跟X光設備可以說是基本的,連超音波都快要成為標準配備。以前母狗結紮都可以算是大手術,現在連脊椎手術都常常聽到。這樣看起來台灣的小動物們有福了,是的,現在獸醫能提供的醫療服務跟十年前比起來多太多了,現在的專業訓練以及知識跟十年前比也遠遠超越。但問題還是存在,問題在我們擁有了這麼多檢驗、診斷、治療選擇後,我們是不是給予病患最需要的。當我們在檢驗單上勾選檢驗項目的時候、在決定動物要照幾張X光片的時候、在決定動物要吃什麼藥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停下來想一下,這是不是我最需要知道的資訊,這是不是動物最需要的治療。

 

   曾在紐約時報上讀到一篇專欄文章介紹一位普林斯頓的醫學教授,他專門教理學檢查,什麼是理學檢查,就像中醫的望聞問切一樣,醫師用觀察的、聽診的、觸診的、扣診的方式來診斷疾病。文章中教授開的一個玩笑,一位病人走進醫院說他的左手食指被切斷了,外科醫師說:好的,那麼我們去掃個斷層確認一下。現在的醫師能使用的診斷工具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精準,但同樣的費用也越來越貴。結果是,醫師忽略了最基本的診斷工具,理學檢查以及病人的敘述而直接跳到比較昂貴的檢查去。這樣不但增加病人的費用,也讓醫師漸漸失去臨床的敏銳度,最後會變成不驗血、不照X光、不做超音波甚至沒有斷層掃描醫師就沒辦法下診斷及治療。

 

   這並不是說我們能不用檢驗就能診斷及治療。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根據每一個病患的狀況來決定治療計畫,這個計畫包含了檢查、檢驗、判讀、診斷、治療、追蹤。現在廣告常常提到客製化服務,醫學才真正應該實行客製化,就算是同樣的疾病,每個病患的狀況還是會不一樣, 這大家都能理解。當我們努力的朝專科領域發展的時候,是否也該想想我們最基本的技巧是否足夠。在專科發展上,台灣已經成立了許多獸醫專科醫學會,中華民國獸醫專科醫學會下設三個專科醫學會,分別為皮膚、內科、外科。另外還有中華民國獸醫病理學會、中華民國傳統獸醫學會,另外還有中華獸醫師聯盟協會。大學研究所對於”專科醫師”的訓練計畫也相當完善,但是獸醫師的基本技巧、臨床態度等這些卻似乎不被重視。當大家都在追求更專業的、少見的、困難的、新穎的、昂貴的診斷或是治療時,我們也該多重視基本技巧的磨練以及使用。這樣我們不但幫飼主省下不必要的醫療花費,也可以更早期且精確的診斷疾病及治療。

 

   我是這樣要求自己也這樣要求愛達司動物醫院的醫師,我要求醫師對自己的病患一定要親自去看、去摸、去問、去了解,醫師決定做檢查前一定要先想這是不是最需要的檢查,決定後再讓飼主了解為什麼需要這個檢查以及費用。診斷出來後向飼主解釋病患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的治療計畫是什麼,對於治療反應的預期是什麼,大概的費用是多少。沒錯,這很花時間,但是這是對醫療品質最基本的要求,甚至我們的醫師要站在飼主的角度想問題,解決問題,而不是單方面的要求飼主必須配合。1937年的醫院可以給人溫暖、照顧,2012年的醫院有更好的技術及治療,當然應該更可以給病患溫暖及照顧。

 

   愛達司動物醫院成立滿一年,除了不斷精進專業知識外,我們也不斷提醒自己真正的專業應該是提供動物真正需要的。

 

    愛達司動物醫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